推荐 买卖 珠宝 大家谈 首饰 手表 文玩 收藏 市场 工艺 认证商 站务
首页 个人中心 论坛 搜索 登录 立即注册

判玉女传奇 缅甸赌石历险记 !! 一代玉石奇女子!

小学二年级 发布于 2015-03-04 21:06:39 回帖: 9 | 评论: 0 | 查看: -

2000年12月印尼玉石商沙诺来到缅甸密支那的一个玉石拍卖场,经过反复挑选,多次比较,他选中了一块十分难看的“包玉石”。玉石有许多种类,最著名的是“硬玉之王”——翡翠。地层中的翡翠都隐藏在石块里,也就是翡翠“原石”,也有叫“石料”的。从古到今,翡翠石料的判别历来大喜大悲,大起大落,自从有了原石交易,“判玉”往往是惊心动魄地斗智斗勇。


再说沙诺选的这块“包玉石”,重50多公斤,外表黑不溜秋,都是麻麻点,坑坑洼洼的。不过,沙诺凭着自己30多年的看玉经验,认定它“外丑内秀”。经过一番讨价还价,沙诺以每公斤65美元的价格买下了这块原石。


沙诺在拍卖场附近租了一间房和一台“开料机”,他先用小刨刀小心翼翼地一薄层一薄层刨除了外石,谁知刨了半天,里面还是黑糊糊的石体,一股不祥之感转瞬间涌上了他的心头。


他的心跳越来越快,他再也受不了这种强烈的刺激了,换上大刨刀,对准原石拦腰一刀,原石像西瓜一样被一分为二,两个剖面还是黑糊糊的。


沙诺一看花高价买来一大堆废物,气得火冒三丈,七窍生烟,索性把切下的半块连开三刀,没想到还是黑、黑、黑!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,沙诺一下子瘫倒在沙发上。正在这时,有人敲门,他开门一看,是自己的老朋友——缅甸著名华裔玉石商王国平。

王国平的祖父原先是国民党军人,1943年入缅对日作战,不久负伤。他伤势太重,无法转移到后方,被安排在当地一个好心的缅甸老大娘家养伤。伤愈之后部队又早开拔了,他无法归队,就留在了当地。


后来,他结识了当地一位华裔玉石商,两人都有着强烈的爱国之情,很快就成为忘年之交。后来这位商人把女儿许配给他,他跟着老岳父刻苦钻研玉石鉴定术,几年后成了判玉能人。后来,他又把判玉技术传给了王国平的父亲,父亲又传给了王国平。


王国平的女儿王倩从小就跟父亲学玉石鉴定技术,她天性聪慧,勤奋好学,成了这个“玉石世家”的第五代传人。王倩成了父亲生意场上的得力助手,她更从父亲身上继承了“中国情结”。


昨天,王国平和沙诺商量好了要谈一笔生意,今天是带着女儿特意来的。他们坐在沙发上交谈着,王倩一声不吭地坐在一边。她闲来没事儿,就看着沙诺刨开的碎石,过了一会儿,她又对余下的半块感兴趣了。她看了好一会儿,还掌拍指敲,脚踢手摇,推敲揣摩了好一阵子。当父亲和沙诺谈完生意,打算告辞的时候,王倩这才微笑着对沙诺说:“既然您不要,就当废品卖给我吧。”


经过一番讨价还价,他们最后以每公斤4美元的价格成交了。沙诺提醒说:“不能反悔”。接着,他嘴角扯出一丝轻蔑,无意中漏出一句:“中国人……”这话很轻,但父女俩都听见了,两人脸色顿时变了。王倩冷冷地说:“我去找几个证人。”在缅甸,买者往往用这种原始方法请人当场作证,防止成交后哪一方反悔。


王倩很快带来几个老乡,交易正式开始了,称完石料,王倩当场付清了钱。石头太沉,带走很不方便,王倩决定借沙诺的开石机现场剖石。她选了一块最大的原石开刀,一刀下去石分两半,每一半都露出约占剖面三分之一的特大玉面!“哇……”众人一片惊叹!沙诺呆如木鸡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
一向沉着的王国平也不由瞪大了眼睛。再看玉色,是一片纯绿,透明润泽,细腻无比!有人把水滴在玉面上,颗颗水滴不动时饱满挺立,就像珍珠放在脂盘里;水滴移动时走银拉线,就像碧水滚荷叶,这是一块百年难遇的好玉!沙诺捶胸顿足,懊悔万分……王倩怕沙诺反悔之后狗急跳墙,更怕有人混水摸鱼,趁乱抢劫,冷静地立即请人雇车,把两大块石料运走了。


当车要走时,有人提醒她:“还有三块小料没带走!”王倩说:“那就送给卖方吧。”这时,沙诺脸色惨白,坐在地上闷头抽烟。过了一会儿,他抡起一柄大铁锤,猛地砸向一块小料,石块四分五裂,里面没有一点儿玉,再砸另两块也都一样。石头瞬息变成了金山,金山刹那间变成了石头,这场撼人心魄的买卖在当地迅速传为美谈,沙诺损失惨重,大丢脸面。

沙诺决定再赌一把,这天他在一家石料场千挑万选,倾其所有,花8500美元买下一块重70多公斤的上等原石。这是沙诺缅甸之行的最后一搏,是“开窗”还是不开,他真拿不准主意了。“开窗”就是在石料上削去一块,露出一片里面藏着的玉,这是行家所说的“窗玉”。


“开窗”是要看石中有玉没玉,也是看里面玉的成色,供买方参考。有窗口的石料叫“窗石”,石主对有些石料吃不准,不知道里面到底有没有玉,再一个是吃不准玉究竟在石料的哪个部位,所以就不“开窗”。不“开窗”的原石叫“闷石”,“闷石”的价格远不如“窗石”,刨开后没发现玉的原石叫“损石”,“损石”的价格又远不如“闷石”。原石刨损越多跌价越多,刨到后来可能一钱不值,刨还是不刨这实在是一场赌博。


沙诺考虑了好几天,最后决定“开窗”,然后又花了几天时间拍敲,这才选定了“开窗”的部位。他一个人关上门,手颤抖着一点点刨,不一会儿他眼睛一亮,石料露出一块拇指甲大小的好玉。他已经赢定了,这时他又对开出的窗拉大不拉大犹豫不决了。窗口开大之后如果露出的地方没有玉了,或者露出的玉质地不如原来的“窗玉”,价格一下子就得跌下去一大半。如果拉窗后露出的都是玉,玉的质地比原来的“窗玉”好,甚至好得多,价格也瞬间暴涨。对一块“拉窗口”的大石料来说,一刀下去,几秒钟价格上下就能差出几十万元。


这就是“石头瞬息变金山,金山刹那成石头”。沙诺考虑再三,决定不拉,要拉也要在拍卖现场拉,他请人将这块窗石运到拍卖场。


这天,王国平父女正好也在这儿,自然而然地停在了沙诺的摊位前。这块石料从窗口看玉色碧翠,质地细腻,确实不错。沙诺开价3万美元,价格不算高,只要“玉占石”百分之十五就能保本。王国平横看竖瞧,细摸轻掂,打算买下来。王倩拦住父亲说:“别忙,让我听听。”她上前耳朵贴着“窗口”,用随身携带的小银锤仔细敲了敲窗口旁边,聚精会神地听了一会儿,又在大石料表层认真地敲听了一遍,然后走到父亲身边轻轻耳语道:“是贫石。”“贫石”也是玉石界的行话,意思是石中的玉含量极少,通常不超过百分之五。


王国平听了女儿的话,决定不买了。周围的玉石商对王倩相石水平早已知晓,上次和沙诺的较量让她名声更响了,原来想买的不吭声了,现场一片冷清。


沙诺心里记着上次的事,他瞪了王倩一眼,心里骂道:“又是中国妞坏事!”他喊道:“没有人买?那就拉‘窗口’,开刀!”沙诺说完就举起了小铁锤,人们都凝神屏息,瞪大了眼睛。沙诺的刀工相当娴熟,一刀下去不偏不倚,正好削掉拇指甲大小一片,露出的玉质地更加细腻纯净,颜色更加均匀调和,人们不禁惊叹不已。按照规矩,是石主重新开价的时候了,沙诺气宇轩昂地喊道:“10万!”不到1分钟,这块玉石就暴涨了7万美元!玉石商们都摇头叹息起来,心里懊悔不已,王国平举手示意,打算买下来。王倩又把父亲的手按下来了,再三劝他不要买。王国平犹豫好一阵子,最后才没买。

现场也没人敢买,沙诺又喊道:“再拉窗口,用大铲,最大的!”沙诺亮出一把特大铲子,又拿出一把比刚才大得多的锤子,现场的气氛一下子更紧张了。开口用大铲是极少的,沙诺心里也明白,他想在心理上压倒王倩,报仇雪恨才甘愿冒这么大的风险。沙诺又喊道:“我再问一声,有没有人愿意以刚才的价格买下?”没人应声,沙诺举起了大锤子,这是现有价格成交的最后时刻,现场静得简直能听到人们的心跳。谁都知道,这一刀下去,一出一入的价格比刚才更多。

还是没有人愿意买,沙诺一铲下去,铲掉半个鸡蛋大一块石片,露出的是更高级的“正绿”,深沉高雅,像夏天雨后的冬青叶!就这一瞬间,围观的人,有的呼天喊地,有人痛哭流涕,有人打自己的耳光!沙诺兴奋得眼睛瞪大着,脸红脖子粗,喜泪满面,在这场触目惊心的赌博中,现在他成了大赢家!他庄严地宣布:“现在加价到30万!”王国平一步冲上前去,准备抢先和他签单,王倩又一次拉住了父亲。王国平怒气冲天地大声呵斥:“我这次不能再听你的话!听你的话我已经损失27万美元了!”说完,他用力推开女儿,走上前去。

王倩眼看父亲就要落笔了,她急中生智,喊道:“沙诺,这是块坑人的货色,你敢不敢和我打赌!”人们惊讶地看看王倩又看看沙诺,他冷笑着问道:“怎么个赌法?”王倩说道:“如果这块料包着的玉超过百分之五,我输给你50万美元;如果达不到,你把这块石料给我就行了。”条件明显对沙诺有利,他恶狠狠地问道:“中国妹子,说话算数?”王倩没理他,请人搬来现场的电动开料机,催促道:“请当面开料!”


开料按规定是从“窗口”背面入剖,随着一阵尖厉的声音,刀片一点点切进石料。人们惊讶地发现,刀片所到之处,飞出的粉末都是“石粉”,根本没切着玉。大料一切两半,轰然倒地,哪一半都没有玉色。人群惊呼着,沙诺慌了,接着又将每块半料再“南北开”。


大料被剖成4块,内层还是没有一点玉色。现场的骚动更大了,沙诺满头是汗。刀片像切西瓜一样,把石料一块块切开,分成8块,分成16块,分成32块,还是没看见玉!这时每一块石都不大了,用锤子敲开就行了,沙诺知道身家性命就在这最后一遍开敲!王倩冷静地留下开过窗的一块,这块不敲也无关大局。她敲开一块没有玉,2块,10块,20块……最后一块敲完了,还是没有玉!人们欢呼着:“王倩赢啦!”这是大家对王倩的赞赏,也是许多人对刚才没买下来的由衷庆幸,沙诺觉得天旋地转,摇摇晃晃,一头瘫倒在地……

沙诺醒过来时,发现自己躺在当地一家医院里,护士送来了他爱吃的饭菜。他凄惨地说:“我已经没钱住院了。”其实,别说住院,他连回国的钱都输光了。护士微笑着说:“您放心,有一位不愿留名的人已经代您垫付了。”沙诺想了好久都没想出这人是谁。三天后他临出院时护士递给他一个信封,拆开之后里面有2000美元,足够他回国了。里面还有一封信,是王国平用缅文写给他的。


沙诺先生:

我们虽然是对手,可毕竟是多年的朋友。“商战无情人有情”,现在你有困难,帮助你是应该的。如果您不愿意接受,就权当那块石料中剩余的玉仍然还给您。中国玉石交易界有句名言:“神仙难断石包玉”,小女的成功除了技术外,还有幸运,您的失误也可能是运气欠佳,我不能断言小女在下次与您判玉时一定再赢。胜负原本是商战常事,问题在于您不要对华商有偏见。这些年来,我一直试图消除您这种偏见,可惜没有成功,我真诚地希望您能消除它,这样我们可以合作得更好。


最后,要向您表示歉意的是,小女年轻易冲动,在拍卖场上的行为对您有失礼貌,请您多包涵。

按时间正序
1楼
小学四年级

这个故事很精彩呀,后来呢?

2楼
高中一年级

后来呢?

楼主
3楼
小学二年级 诚信做人,认真做事,希望你在这里结缘你喜爱的翡翠。

下半部还没有拍呢!!

4楼
高中一年级

好看,等下半部。

5楼
大学三年级

故事不错,引人入胜

6楼
大学三年级

确实挺精彩的,本来不喜欢这类故事都读完了

楼主
9楼
小学二年级 诚信做人,认真做事,希望你在这里结缘你喜爱的翡翠。

后来就是没有后来啦~~

发布新帖